鹤鼓

不停缓缓钟声响了很多百十年
城门敞开河道湍流燕子阵阵飞旋

渚薰/百

 

【环壮】消融于夏

看了av6509384,就想给他们写个故事。因为太懒了,一直拖到了现在。

假如能早些遇见

OOC有,私设如山,有点长。



  夏天夜里凉凉的空气,不肯停歇的虫鸣,少有行人的街道,以及,整条街上唯一还亮着灯的便利店。

“叮铃——”

“欢迎光临。”四叶环下意识地喊,仍然看着面前的客人,“那个,您回家拿一下钱包再来也没关系的,我可以晚些下班。”

“我明明记得是带了的……”客人仍旧在包里翻找,渐渐露出了非常急切焦虑的表情,“难道是掉在哪里了吗?”

逢坂壮五看到放在收银台上的物品,走过去说,“我来付好了。”

客人和收银小哥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啊呀这怎么好……真是多谢您了……”客人反应过来,有点语无伦次。

“没关系的。”壮五接过收银小哥递来的袋子,然后交给客人,“您不用客气。”

 

 

很快店里只剩下了一个客人。

四叶环无事可做,不自觉地盯着刚刚帮忙结账的客人。瘦削的身影在货架间慢慢移动。

头发,是淡紫色的。

 

“……好多!”看着面前被放过来的购物篮,四叶环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太、太多了吗?对不起。”

“什么嘛,你为什么要道歉啊。”四叶环忍不住笑出来,“奇怪的家伙。”

逢坂壮五被他笑得有点手足无措,仍旧下意识地又道了一次歉。

“东西有点多,自己一个人拿可以吗?”环把装了两个袋子的食物递给他。

“嗯,没问题的。”壮五试着提了一下,“……好沉。”

环看着这个人有点勉强的身影,忍不住说,“你等一下,等一下我就下班了,可以帮你把这些送回家。很快的,我看看……啊,还有十分钟就好了。”

壮五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说起来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吃的?明明这么瘦,饭量却意外很大呢。”

被这样问了的壮五,下意识地用手指蹭了蹭脸:“周末的时候,会因为太沉迷于音乐忘了吃饭……所以会买一些食物。正好接下来是连休,就……”

“诶?你很喜欢音乐哦?”

“是的。”

“我也是哦,”四叶环一边走着一边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唱歌跟跳舞什么的,我都很喜欢。”

“那真是太好了……啊,前面就是我家了。辛苦您了。”

“在这个围墙和树林里面?”环被吓了一跳,“什么嘛,原来是富家少爷啊。” 

“真好呐。”他说。

壮五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接过他递来的东西,“说起来我还没问过您的名字。我叫逢坂壮五。”

“四叶环。”环看着壮的家,心里惊叹感觉围住了好大的范围啊,然后回过头来看着他笑,“逢坂壮五的话,我叫你小壮可以吧?”

“……嗯。”壮五被这个可爱过头的称呼逗笑,怀着别扭的心情接受了,“一直送到这里真是麻烦您了,这么晚了环也快回去吧。请一定要注意安全……不,果然还是叫辆出租车好了。”

“哈哈,不用啦。”环拦住他,“这里离便利店很近,到我家也花不了多长时间的。”

路灯在离两人很远的地方亮着,明明四叶环是背光而立,他的笑容却能看得一清二楚。像风一般,温柔的、温暖的笑容。

“小壮也快回去吧,很晚了父母会担心的吧,这些东西也很沉。”他挥了挥手,“那么小壮,再见啦。”

夏日夜里缓缓流动的空气,躁动不安的虫鸣,距离遥远的灯光,在地面上越拉越长的影子。壮五用双手抱着被四叶环塞到怀里的购物袋,走进门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回头望了一眼。

 

“好热。”

 

 

壮五开始经常去那家便利店买东西。零零碎碎,一盒食物、一瓶水甚至仅仅只是一块糖。明明没有去买的必要。明明这样零散的行为是对时间的浪费。

 

“环只在下午才过来上班呢。”壮五又一次挑了他快下班的时间才过来。

“嗯,因为还要上学嘛。”晚上的客人不多,或者说偶尔只有逢坂壮五一个人。四叶环结账的动作变得拖拖拉拉。这次干脆趴在收银台上不动,“好困。”

壮五被他逗笑,转身去拿了几瓶国王布丁,“这些,麻烦一起结下账。”

依靠国王布丁的力量,逢坂壮五得知了四叶环仍是高中生的消息。四叶环也打听到了逢坂壮五的大学和专业。

“还以为环是大学生呢。”壮五说。

“嘛,因为身高比较高嘛。我倒是以为小壮还是高中生。”环吃着布丁漫不经心地说。忽然察觉到了诡异的沉默,急忙辩解道,“我没有说小壮矮的意思哦,小壮这样的身高正好啦,像高中生什么的,是我觉得小壮很可爱所以……”越描越黑。

“但是小壮真的太瘦了,明明是富家公子,都不好好吃饭吗?”

这样的问句来得猝不及防。壮五本来还在笑,一下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一直在吃国王布丁的环没有资格说我吧。不过谢谢环的关心,我会好好吃饭的。”

 

 

“你回来了。”

壮五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父亲。

这个在商业战场上斡旋了一辈子的男人似乎早已忘却了该如何温柔地对待自己的孩子,只是用他从壮五有记忆起便不曾改变过的严肃语气压迫着,抑或者说是命令着。在壮五的记忆里,父亲从未与自己开过玩笑。给他读睡前故事,将他高高举过头顶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而在叔叔去世之后,他似乎连对待儿子的耐心都几乎失去了。

“过来坐下。”

    壮五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心知他又要批评自己沉迷音乐的事情,便不由自主地恐惧起来。每一次每一次,他都想着该如何向父亲阐述自己的爱好,该如何向他说明这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时间浪费,正如他每一次每一次都在父亲面前失语一样。不能说出的话就像不能发芽的种子一般无用,只好腐烂又腐烂,层层叠叠铺在心上。

忽然想起那个有着一头蓝色柔软头发的少年。这样的夜里,又在做什么呢?一定是、截然不同的生活吧。

壮五忽然生出了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父亲,我有话想跟您讲。”

 

 

四叶环打工的地点转去了一家咖啡馆。

“那里的咖啡很好喝,要不要去尝一下?”被这么邀请了,于是壮五顺理成章地跟着转换了阵地。

咖啡店薪酬更高客人也更多,环变得忙碌,不能一直站在壮五这边陪他聊天。壮五带了几乎所有的作业来这里写,像是一个刻苦用功的高中生。但他终究不会再拥有像国中时一样多的作业,于是壮五延长了自己的休息时间,带上耳机托着腮。

他坐在窗边,窗外屋檐的影子和阳光界限分明,街道上热得像是有蒸汽冒出。树叶偶尔随着风摇晃,叶面反射着阳光闪闪发亮。

这样炎热的夏天。这样刺目到令人头晕的阳光。

壮五挪过视线去看店里。

偶尔两个人目光交汇,壮五惯例微笑,也会得到一个典型的四叶环式的笑容作为回应。

勺子与瓷杯碰撞发出清脆声响,咖啡、牛奶和砂糖的气味在空气里混合,甜腻腻的,像是夏日擅自团成一团纠缠不清的云。

 

直到飞奔回家关起自己卧室的门,壮五也没能让自己将要突破天际的心跳安分下来。

拿出手机时他看到了四叶环发来的消息,“小壮拿到新的专辑了吗?”

壮五用他仍在因激动而颤抖的手指回了消息,然后迫不及待地带上了耳机。

能够如此近距离地亲眼见到偶像,亲耳听到偶像对自己应援的感谢,并且拿到有对方签名的新专辑,简直美好得像梦一场。即便努力地深呼吸以平复心情,壮五在听到第一句歌词时仍然忍不住捂住心脏咬紧了下唇,熟悉的、惊艳的、充满热情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已经满足到,就算是死去也不会有遗憾了。

因此当他终于听到管家的敲门声时,已经太晚了。

“你还记得今天是聚餐的日子?”

壮五低着头不敢看父亲的脸。话语间的寒气已经足够让心变得苦涩,再也拿不出更多的勇气去面对表现在脸上的失望和愤怒了。

明明终于可以让父亲对自己喜欢音乐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小心翼翼找好的平衡却被他的迟到打破。太清楚时间的重要性,所以这样的错误更加不可原谅。

终于还是搞砸了。

 

    

「我一直以为,大人都是很严肃刻板的,非常难相处,但是小壮不一样呢。」

「虽然是大人却意外地孩子气,有种让人想要保护的冲动。」

 

 

“小壮?小壮……?”

一下子清醒,看到环放大的脸。

“小壮怎么了?最近脸色很差哦。是学业太重了吗?看你一直在学习的样子。这可不行哦,身体很重要的,尤其是小壮这么瘦的人,一定要好好注意才行。”

壮五低下头,“我没事的。让环君担心了,对不起。”

而四叶环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

“听我说,小壮。我虽然什么都不懂,壮的专业也好,家里的事也好,但是壮遇到了什么烦心事的话,就跟我讲吧。讲出来的话,会舒服很多吧。我会好好安慰小壮的。就算是想哭的话,我也可以把肩膀借给小壮。哭出来什么的一点也不逊哦,我绝对不会嘲笑小壮的。”

四叶环那样说的时候,下午四点钟的阳光斜斜地照过来,落在他的肩上。温柔跳跃的阳光耀得壮五眼睛发胀,鼻尖也受到牵连,有种针扎般的细密疼痛。

“嗯。”

最后只发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音节。可就算是讲出来,除了让你担心,又能怎样呢?

 

 

夏天的雨迅疾而沉闷。乌云堆砌,闪电与雷声相伴而至,然后雨点噼里啪啦地就落下了。空气中的暑意未除,雨却带着微凉。

“我进来了哦。”四叶环收了伞推开门,按照惯例来孤儿院收取理寄来的礼物与信件。

在理被领养后,虽然非常的寂寞与难过,环还是选择了减少与妹妹的联系,以期能让妹妹更好地融入新家庭。幸好妹妹也非常乖巧地理解了哥哥,会每月寄来一次信件,如同日记一般详尽厚实。因为收养理的家庭似乎是经济条件还不错的样子,理会随信件送来一些礼物,比如国王布丁的抱枕之类。环也会每月回寄信件和礼物。

但是今天院长看到他却露出了非常悲伤的表情。

“是……理出事情了吗?”像是早有预感似的,四叶环试探着问。

“环环,好孩子,过来。”院长向他招了招手,就像是他小时候,把他搂在怀里轻轻拍着肩。

但是不论怎样温柔的话语,终究是无法化去现实的残酷。

“失……失踪?”

 

 

咖啡店的经理打断了壮五的发呆。

“非常抱歉打扰了您,请问您知道四叶环现在在哪里吗?他没有来上班,电话也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诶?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壮五急忙摘下耳机,“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吧,我可以帮他请个假吗?等他回来一定会说明原因并道歉的。”

“虽然请假也是可以,但是这样一声不响就缺勤实在是……”经理略微露出不满的表情,但仍然保持着礼貌的态度同壮五交流,“抱歉打扰您了,希望您用餐愉快。”

“实在是非常抱歉。”壮五说。

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吗?虽然壮五想到环还是高中生,也许是三方会谈之类,或者仅仅只是被老师留下了也说不定,但是实在放心不下,还是拨了电话过去。

 

两个小时之后,在第四次听到“对方已关机”这样的提示之后,壮五站在了环住的公寓门口。

幸好知道他的住址。壮五呼出一口气,有点紧张的,轻轻敲了敲门。

这个时间,就算是谈话也好其他的事情也好都应该结束了。环也没有去打工,应该是在家的。虽然并没有看到灯光。虽然敲了三次门仍然没有收到回应。

难道是出车祸了吗?这样的不寻常放大了之前壮五的担忧,胡思乱想也变得有道理起来。

他又敲了敲门,力道大了许多,频率也变快了。

然后他听到了重物击在门上的声音。

“环君?”壮五一下子放下心来,又使劲敲了下门,“你在吗?”

安静了很久之后门被打开了。那大概是逢坂壮五记忆里,四叶环最狼狈的一次了。

 

 

站在门口的四叶环嘴唇青紫,衣服湿透粘在身上,头发乱糟糟比鸟窝还不如。

这样一个高大的、颇有些成熟的大男孩,低垂着他红肿的眼睛,用他沙哑的嗓音低声喊着,“小壮……”

“我找不到理了……”环抬手捂住脸,“我哪里都找了,哪里都去问了,可是找不到她。”

他的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肩膀也微微颤抖。壮五看着他的眼泪划过脸颊又掉下来,心脏也跟着揪紧,泛出酸涩的苦水。

他扶住环的胳膊好让他把头抵在自己肩膀,环抓住他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努力地呼吸着,用力地抓紧,却又因着发自内心的恐惧而颤抖脱力。壮五轻轻拥着他,感觉来自环身上的凉意像是能穿过血肉骨骼直达心底,“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他把环哄着进门坐好,换了衣服又煮姜茶给他喝。环大概是冷静下来了也或许是太过疲劳,在壮五给他做晚饭时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壮五这才注意到他的右手里抓着一个四叶草的钥匙扣。因为用力过大握了太长时间的缘故,环的手心里留下了一道紫色的深痕。

 

 

那之后的几天环依旧缺席了工作。壮五在不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接替了他在咖啡馆的打工,并且负责了环的三餐。

而环用了接近三天的时间才意识到这些事。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因为精神状态不佳而逐渐消瘦的环低着头,两侧的头发如同低垂的兽耳。“谢谢小壮一直照顾我。咖啡馆的工作不要做了,我会去辞掉的。饭也……不用做了。”

“我没关系的……”

环打断他:“我也会搬出这间房子。虽然说理一家人都不见了,但应该还在日本吧,那我总有一天能找到理的。”

壮五终于察觉到他的不对,“环你不会是想自己一个人在日本境内找人吧?”环没有说话。壮五着急起来,生怕他真的践行这个疯狂的想法,“这不可行的,日本这么大你又是自己一个人,真的找起人来连自己的衣食住行都成问题……”

“那我要怎么办啊?!”环大吼起来,“我找不到理,又一直给你添麻烦,我能怎么办啊?!”

壮五一下子愣住了,沉默地看着他,抬抬手想去触碰却放弃。“对不起,这几天擅自在这里留了太长时间,给环造成压力了。我……并没有感到麻烦。但一个人寻找理的确太不可行了,环君请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他说话的声音忽然很轻,轻地像是一声叹息,“我先走了。”

环下意识地想去拉他,却连衣角都没来得及碰到。玄关处传来关门的声音。

环的手在空中悬了半天,慢慢收回来。“对不起……对不起……”他说。

 

 

壮五几乎是慌乱的回到家, 经过客厅的时候却发现爸爸也在。“壮,过来。”被这样叫住了。

“是。”壮五一下子僵住,脑袋里乱糟糟的也想不出有什么需要谈话的事情。他坐在父亲对面,抓紧了衣角,用力到指节泛白。

却很意外地被夸奖了。“最近学业上做得不错。”

壮五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自从上次迟到之后,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正常地交谈过了。是可以和好的意思吗?松了一口气的壮五,稍稍卸去了手上的力道。

“但是你最近似乎对学业也好理财也好都并不上心。这很不好。你在音乐上投入太多了,为了不使以后的人生误入歧途,音乐什么的,干脆停止吧。”

壮五一下子僵住了。本来就混乱的心情更加不知该作何反应。

“……我不想放弃音乐。学业也好工作也好,我都会好好完成的,没有一定要放弃音乐的必要。”

爸爸的语气一下子冷了起来:“你开什么玩笑。你花在音乐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用这么多时间做这种无聊透顶的事情,损失有多大你自己不清楚么?”

“音乐并不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壮五低着头。

“别开玩笑了,你看聪难道还不明白么?你也要像他一样为了音乐赔掉前途,最后死在脏兮兮的公寓里么?!”爸爸看着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你是要继承公司的人,不可以继续在音乐上浪费时间了。说到底,音乐这种虚无的毫无用处的东西有什么地方值得你们这么执着?”

又是叔叔……喜欢音乐这件事,就这么不堪么……

“一定、要放弃吗?”

爸爸怔了一下,认为他是准备妥协,语气缓和下来:“当然。你知道时间的宝贵,怎么能分出精力给……”

壮五打断他:“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做得够好,您总有一天会认同我的……我不会放弃音乐的。”

他这样说着,直视着父亲的眼睛。

那双满溢着愤怒与失望的眼睛。

各种各样的事情,各种各样的、未说出口的话语,被一阵不知从何处而起的龙卷风吹成一片狼藉。连续几日的疲倦与思虑带来的压力涌上来,壮五忽然理解了环向他大吼的心情。

他站起来,看着父亲说:“我会坚持音乐的,如果您始终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从事音乐职业的话,那就请您,当做从来没有我这样的一个儿子好了。”

已经,足够了。

壮五转身离开。

“少爷……”管家想去追,却被逢坂壮志拦住了。他仍旧是在商业谈判场上沉稳自信的样子,眼底却露出了身为父亲的悲伤与失望。

“不用追,随他去吧。没用的儿子,总有一天会知道自己做错了的。”

 

 

壮五推开门的一瞬间,险些因为过于刺目的阳光晕倒。在室内因为因为空调与气氛生出的冷汗也在夏日的热浪里蒸发殆尽。

一时冲动说了那样的话做了那样的事,壮五却并不后悔,也不再感到害怕。

或许是因为摆脱了过去委曲求全的自己的解脱,或许是可以毫无顾忌地喜欢音乐的兴奋,那种只存在于为喜欢的歌手应援时的愉快心情在这时升腾了起来。

只是对环的事情仍旧不知所措。

他在街道上在公园里徘徊了许久,在以前去给环做晚饭的时间走到了环住的公寓。

走上楼梯的时候一边担心他会不会已经离开,又一边紧张万一他还在自己又该怎么说,擅自留在别人家又擅自离开什么的……

走到四楼拐角的时候他看到环家的门前有人。

那个人坐在门前,曲着腿,头埋在圈起来的胳膊里。

似乎是听到他上楼的声音,那个人猛地抬起头来看他。

壮五被吓了一跳:“环君?”

然后他听到一个低低的、略微带着哭腔的声音,“小壮……”

 

 

THE END



环真的好可爱啊,每次看他的rc,不管是第多少次都会被他触动。但是我这个笔力有限的人,实在无法将这样温柔的,率真的,努力成长的环描绘出来。会有些难过。

壮那边也是。这样一个温柔礼貌的人却有着那样大的决心与家族决裂,超级佩服他。于是擅自描写了他与家族决裂的场面。跟环一样因为写脚笔力不够根本写不出壮的万分之一QVQ

mezzo''有那——————么好


会产出mezzo''的主要原因是有很多关于环壮的超级棒的作品!大声表白!

  31 4
评论(4)
热度(31)

© 鹤鼓 | Powered by LOFTER